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方 亮

亮 眼 观 天 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资深情感记者 江西卫视《金牌调解》编导 心理咨询师 专栏作家 教育咨询顾问 企业文化培训师 人文历史研究者 读书不尊师训 工作不务正业 生活不随大流 工作咨询联系:QQ:664872467 fangliang9955@163.com 微信公众号,fangliang0905

网易考拉推荐

方亮:色男比荡妇道德高尚  

2010-10-11 21:41:19|  分类: 情感两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先声明一下,本人并没有刻意把女性杜撰成荡妇之意,如阅读本文之后,阁下对女人丧失信心,无端怀疑枕边爱妻或女友,本人拒绝承担法律责任。
    网友“坐怀即乱”向我诉说了一段五年来令他首次内疚的偷情史。坐怀先生意欲和笔者沟通女性偷情的心态,寻求我给其指点娶得忠贞贤淑少女之良方。
    大约在冬季,坐怀前去一高校推广学生用品,为了使产品顺利打进校园市场,坐怀打算从学生社团之中寻找突破口。时任该校创业协会的赛金莲同学是坐怀公关的突破口。坐怀想,如果能笼络赛同学的芳心,那产品进驻校园市场之宏伟计划指日可待。他决定和赛同学谈谈,是否可以给其协会一定利润分成,让其协会成员在校园推销该产品。
    坐怀,身高一米七五,面容俊俏,能歌善舞,毕业与高校音乐系。赛同学,身高一米五九,大二学生,就读于某高校音乐学院,肤白,五官尚可。
    坐怀与赛沟通业务之言从略。我估计,其此行并没有把沟通业务真正视为重任。一周之后,坐怀和赛便成了床上之交。至于如何演变而成,烦劳各位回顾自身经历。故事的主题在于此后两周的一个寒风刺骨雪花飘零的夜晚。
    此夜正是周末,坐怀与赛相邀寻欢。坐怀常住市区,赛的学校在郊区,精通算计偷情成本的坐怀决定下午乘坐公交前往赛的校区。郊区的小旅馆只要45元一晚,关键是也有空调热水器,虽然空气指标不高,但也不至于因留宿一晚引而起肺科疾病。虽然小了点,但也不会扫激情之兴。晚饭吃火锅,不贵,附带取暖,为激情寻欢预热,次日如赶时间打车返回25元,估计成本在百元左右。假如约会地点定在市区,成本将显著上浮50%以上。(接送赛的车马费除外)
    晚上8点,坐怀与赛徐徐进入事先定好的宾馆。此时的赛,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朵有主之花。就在坐怀和赛入室操作前奏时,赛的电话响了。打来电话的正是赛的大学男友刘贸,刘贸说,他今天打算过来陪女友赛。本来刘贸是告诉她今天在家睡的,但考虑风雪之夜行风雪之事,别有情趣,他还是打算回来。刘贸的家也在市区,坐晚上8点20的公交一小时20分可以到达学校。接完电话,赛没等坐怀问及详情,主动答曰:死家伙,今天晚上又要过来,烦死了。赛向斜上方瞟了一眼坐怀,声色依然矫情。赛有男友,坐怀早知,他此刻担心的不是别的,而是自己的开房请客的投资风险。没想到赛主动为其化解了,要不这样,我们早点结束,他最晚10之前就会到。

      说来真奇怪,世间的真理都不是绝对的,我们常说办事效率高好,然而,在最短的时间完成任务,对这件事来说却是个悲剧。刘贸的电话就像给坐怀和赛注入了一种负面的催化剂,注定今晚难尽和谐。坐怀和赛顾不了这些,他们都不是半途而废的人。俗话说,贼无空过。偷情也是这样,既然出来了,绝不然毫无收获,收获大小另当别论,否则空耗一场精力,将会种下不祥之种。
    刘贸的第二个电话响起了,“宝贝,我还有20分钟就到了。等下我们到校门口见面”
    “等下到了再说吧,我在宿舍复习专业课笔记。”其实,赛此时正和坐怀同卧一塌,进入了主题。
      25分钟后,刘贸的电话再次响起了,这一回赛有些心烦了,她没有接电话,任凭手机铃声响个不停。此时赛正在和坐怀酣战。
     赛的电话铃声持续响起,赛估计男友应该到了。“等下,我接个电话”,赛向坐怀使了个鬼脸,拿起了电话。电话那头是男友哆嗦的声音,“宝贝,在哪?我站在校门口旁边的电话亭,外面好冷,出来多穿点衣服?快点我等你。”
   “不用了咯,要不你也回宿舍睡,我不想出去,我都坐在床上看书了,明天再见咯。”
    “宝贝,我今天特意从市区帮你带来了你喜欢吃的烤鸭,明天就没有味道了。你快点我会一直等你的。”
      刘贸挂了电话,赛透过窗外看到雪越下越大了。放下电话,赛和坐怀继续开始欢腾。
     十五分钟过去了,已是晚上10点,赛的电话再次狂响不停,听电话铃声响起的间隔时间,赛判断刘贸一定生气了。
    “你怎么回事,难道你让我一个在风雪之中站一个小时吗?”
    “我不是让你回宿舍睡吗?我不想出去嘛”
    “你真的不出来吗,那我就在这站一个晚上”这时,刘贸的声音似乎夹杂着泪水。
     寂静的小室内,坐怀听到了刘贸传出的话音,坐怀有些矛盾,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坏很毒很龌龊,“算了咯,你还是去接你的男友吧。”终于,赛不情愿地同意就此作罢。赛还在喃喃小语“烦死人,一会儿说来,一会儿说不来” 。坐怀把被子卷在身上点燃了一根香烟,赛开始整理自己的容妆。
     二十分钟后,赛在校门口的电话亭边见到了自己的男友刘贸,此时的刘贸头上满是雪花,衣服全被打湿了。“我叫你别等我的。”赛说道。“无论你今天来不来,我都是一直会等下去”刘贸拉着赛的手走向了校园附近的一个旅馆,赛感到刘贸的手竟然透骨的寒冷。“我的手很冷吧,我故意把手放在外面的,我担心你今天不会来见我,我想以此麻木自己的神经,让我感觉不到伤痛和寒冷。然后,我就可以一直坚持等你下去。”
    晚上十一点,独处一室的坐怀手机响起了。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是赛,我现在就在你隔壁房间,他正在洗澡呢!”坐怀的手机里传来了赛诡异得意的声调。
    坐怀彻底被震惊了,纵横情场5年多来,从未见过此等女子,坐怀附和了几句,挂了电话。
    今夜,坐怀辗转无眠。他没有了以往偷情成功的喜悦感,他为自己的行为深感内疚,他替同样作为男人的刘贸感到无以复加的悲哀。他不敢想,假如自己将来的妻子是赛这样的女人,他将会怎样?
    坐怀,虽色尚存道德;金莲,既荡且无良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49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